鲁迅句子摘抄经典语录【精选26句】

导读 鲁迅句子摘抄经典语录 1、赏析:这是鲁迅先生写的乡下人不可能做到的事.我很喜欢这句话,他对当时乡下人的生活理念用深刻而美好的语言描绘得淋漓尽致.鲁迅认为乡下人不会写出这

鲁迅句子摘抄经典语录

1、赏析:这是鲁迅先生写的乡下人不可能做到的事.我很喜欢这句话,他对当时乡下人的生活理念用深刻而美好的语言描绘得淋漓尽致.鲁迅认为乡下人不会写出这种“热昏似的妙语”,也写出了当时乡下人的素质低下,为后文写活无常作铺垫.

2、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,说一个人“不通世故”,固然不是好话,但说他“深于世故”,也不是好话。

3、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

4、忽然,他流下泪来了,接着就失声,立刻又变成长嚎,像一匹受伤的狼,当深夜在旷野中嗥叫,惨伤里夹杂着愤怒和悲哀。

5、但他却只是兀坐着号啕,铁塔似的动也不动。

6、金子做了骨髓,也还是站不直。

7、力尽不知热,但惜夏日长。

8、社戏》是现代文学家鲁迅写于1922年的短篇,发表于同年12月《月刊》第13卷12号,后收入集《呐喊》。这篇以作者少年时代的生活经历为依据,用第一人称写“我”20年来三次看戏的经历:两次是辛亥革命后在北京看京戏,一次是少年时代在浙江绍兴乡村看社戏。作者以饱含深情的笔墨,刻画了一群农家少年朋友的形象,表现了劳动人民淳朴、善良、友爱、无私的好品德,表达了作者对少年时代生活的怀念,特别是对农家朋友诚挚情谊的眷念。

9、拓展资料

10、农夫方夏耘,安坐吾敢食。

11、赏析:这句话透露出鲁迅先生对活无常的敬佩之情,从对他的尊称“活无常先生”可以看出.既然连一个鬼都可以如此赋有人情味,那我们作为一个人又何尝不可呢?所以鲁迅先生也是要借无常的“重人情”来启示我们.作为一个人,法理固然重要,但也要像活无常先生一样赋有浓烈的同情心.整篇文章都洋溢着作者对活无常的敬佩及赞美之情,先写小时候对他的害怕,和现在对他的敬佩作对比,也拿阎罗王的昏庸和死无常的可怕与之作对比,突出活无常的善心.作者也是想告诉我们,连鬼都有如此善心,人又应该怎样呢?

12、“淡黑的起伏的连山,仿佛时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,都远远地向船尾跑去了,但我却还以为船慢。"

13、不必说碧绿的菜畦,光滑的石井栏,高大的皂荚树,紫红的桑椹;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,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,轻捷的叫天子(云雀)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.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,就有无限趣味.油蛉在这里低唱,蟋蟀们在这里弹琴.翻开断砖来,有时会遇见蜈蚣;还有斑蝥,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,便会拍的一声,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.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,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,何首乌有拥肿的根.有人说,何首乌根是有象人形的,吃了便可以成仙,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,牵连不断地拔起来,也曾因此弄坏了泥墙,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块根象人样.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,象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,又酸又甜,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.

14、卑怯的人,即使有万丈的怒火,除弱草以外,又能烧掉什么呢?

15、作者简介:

16、我们现在走的是一条狭窄险阻的小路,左面是一个广漠无际的泥潭,右面也是一片广漠无际的浮砂,前面是遥遥茫茫荫在薄雾的里面的目的地.

17、但是,和无常开玩笑,是大家都有此意的,因为他爽直,爱发议论,有人情,——要寻真实的朋友,倒还是他妥当.

18、鲁迅(1881年9月25日-1936年10月19日),原名周樟寿,后改名周树人,字豫山,后改豫才,“鲁迅”是他1918年发表《狂人日记》时所用的笔名,也是他影响最为广泛的笔名,浙江绍兴人。著名文学家、思想家,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参与者,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。曾评价:“鲁迅的方向,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。”

19、简析:初一时就背过的文章,当时觉得索然无味,现在读一读倒觉得乐在其中.首先两个“不必说”勾起读者兴趣,“单是”更引人入胜.两个“不必”本已情趣盎然,可见那“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”更是其乐无穷啊!还有后面的“油蛉”“蟋蟀”等等同样也富有丰富的童年乐趣.

20、“那声音大概是横笛,宛转,悠扬,使我的心也沉静,然而又自失起来.觉得要和他弥散在含着豆麦蕴藻之香的夜气里。”

21、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,但能够为钱而卖掉。

22、“我的很重的心忽而轻松了,身体也似乎舒展到说不出的答案。”

23、欲将轻骑逐,大雪满弓刀。

24、这模样,是老例上所没有的,先前也未曾豫防到,大家都手足无措了,迟疑了一会,就有几个人上前去劝止他,愈去愈多,终于挤成一大堆。

25、“民国元年我初到北京的时候,当时一个朋友对我说,北京戏最好,你不去见见世面么?我想,看戏是有味的,而况在北京呢。于是都兴致勃勃的跑到什么园,戏文已经开场了,在外面也早听到冬冬地响。”

26、鲁迅一生在文学创作、文学批评、思想研究、文学史研究、翻译、美术理论引进、基础科学介绍和古籍校勘与研究等多个领域具有重大贡献。他对于五四运动以后的中国社会思想文化发展具有重大影响,蜚声世界文坛,尤其在韩国、日本思想文化领域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影响,被誉为“二十世纪东亚文化地上占最大领土的作家”。